课堂死气沉沉?这样解锁科学的教学方法丨案例

2016-10-26 麦可思研究 麦可思研究

麦可思研究专注高教管理,订阅麦研图书馆,可查看更多主题文章哦!

英国著名教育家埃里克•阿什比有句名言:“大学教育的试金石不是讲授伟大真理,而是用什么高明的方法来讲授伟大真理。”巴纳德学院开创的“回应历史教学法”作为创新教学的一种途径,极大提升了学生学习的主动性,因而受到了全球多所院校的欢迎。

詹姆斯•M.朗是美国圣母学院的一名教授,一年前他在《高等教育纪事报》发表系列文章,结合自身经历谈到了当前大学课堂面临的一些问题。他指出,当前由于一些大学课程教学方法老套、课程内容寡淡,导致学生在课堂上无精打采、死气沉沉,教育质量无法保证,因此如何提升学生兴趣、创新教学方式成为教育工作者亟须解决的一个重要问题。他认为巴纳德学院教授马克•C.卡恩斯开创的“回应历史教学法”(Reacting to The Past Pedagogy,以下简称RTTP教学法)有效地激活了学生的学习兴趣,故值得各高校尝试。

巴纳德学院的教学创新

1995年,马克•卡恩斯教授在巴纳德学院讲授历史课程。卡恩斯原以为凭借自己渊博的学识一定能征服学生,结果事与愿违。他发现学生们在课堂上提不起兴趣,对知识点一知半解,课堂上的讨论平淡而肤浅,完全没有预想中的热烈和深刻。学生们百无聊赖。他同样很无聊。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卡恩斯询问自己的学生,他发现学生在课堂讨论中表现平平并不是因为他们没有做过相关阅读,查阅相关的历史资料,而是因为他们从来没有真正地理解其内涵。以柏拉图的《理想国》为例,柏拉图的理念似乎太深奥,太模糊,和学生的现实生活没有任何相关性,可说八竿子都打不着,要让他们侃侃而谈表达观点,实在是太难了。

卡恩斯决定对课程重新进行设计,经过一系列的研究,最终开创了RTTP教学法。该教学法主要是组织学生参加一系列经过精心设计的游戏。游戏以经典文本中的某一历史情境为背景,学生随机分配角色,扮演该历史情境中的一个人物角色,并通过论证和游戏,加深彼此对相应内容的理解。

每一种游戏大约都需要持续好几周。在每种游戏的最初阶段,教师会首先对相关议题进行设置和指导,并根据相应情况给学生分配角色。接着,整个班级进行分组,扮演相似角色(或者属于同一“利益集团”)的学生形成一组,将在课内外一起讨论、规划如何实现目标。然后,正式的大辩论就开始了,全班学生碰面,扮演“管理者”角色的学生(如公元前403年雅典议会的主席、法国大革命时的国王路易十六等)将主持游戏,不同阵营的学生将引经据典,阐述自身观点,竭力说服对手。教师在此过程中,处于从属地位,仅仅在解决一些争端或对其他事情进行裁决的过程中进行干预,学生主掌整个游戏过程,有讨论议题和解决问题的自主权。

为了“赢”下比赛,每位扮演角色的学生,必须熟读相关文献,结合时势理解角色,并通过一系列的口头报告和书面工作说服对手,获取其他“会议人员”“代表”的支持。获得的支持最多则最终在这次游戏中“获胜”。游戏的胜负并不特别重要,重要的是过程,所有学生经过这次体验,都开阔了视野,培养了演讲及协作等方面的技能,而不仅仅是从教师那儿获得学分。

RTTP教学法新在何处?

RTTP教学法强调个人的力量,通过角色扮演,在游戏中再现一个特定时空,包含经济、社会、政治等所有背景,能激起参与者强烈的使命感,进而厘清历史起因并理解和判断未来可能出现的事件。RTTP教学法向每位参与者提出一个问题:“如果是我,我该怎么做?”参与者在游戏中获得反思历史真相的机会:坚持为哥白尼学说进行辩护的伽利略能否避免被罗马宗教法庭判罪?接受了拉法耶特立宪建议的路易十六能否避免被送上断头台的命运?在此过程中,学生能了解到个人参与的价值。

但并不仅此而已,在参与该游戏教学的过程中,可以有效地培养学生协力合作、写作与口头表达、批判性思维等多方面的能力。2009年4月,哥伦比亚大学对使用RTTP教学法的任课教师的调查显示,96.1%的教师认为RTTP教学法“非常有效地”或“有效地”提高了学生的批判性思维能力,90.6%的教师认为该教学法“非常有效地”或“有效地”提高了学生的团队协作能力,86.7%的教师认为该教学法“非常有效地”或“有效地”提高了学生的书面表达能力。

为什么这么说呢?首先在RTTP游戏中,扮演相似角色的学生形成一个小组,小组成员团结在一起共同实现目标(如通过一项政策,制定某项法律等)。虽然每个人的角色分工各有不同,学生自身也必须以个人的形式进行发言或者上交论文、报告,但他们会以小组的形式协作完成该项目,所有人共同努力,发挥各自的特长与才能,力争做到最好。至于协作与口头表达能力的培养就更是一目了然了。在RTTP教学游戏中,其核心就是“说服”。学生为了说服对方,必须做到有理有据,这就必须做大量的文献搜索,并博采众长,深入理解其内涵。一般而言,学生除了要完成数十页的正式论文写作和课堂辩论,在班级报纸、网页、墙报和邮件中发表讨论的写作量一般也要有10页纸之多,他们需要花费很多时间研究并修改论文,最后清晰、有效地呈现自己的观点。另外,面对着全班听众,并随时可能遭到扮演不同角色的学生的批驳,他们更需掌握言语表达技巧,利用不同的观点、以不同的风格和方式吸引不同角色的观众。

▲RTTP教学中,学生在进行辩论

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的拉里•卡弗教授对此深有体会,“我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学生:他们主动承担任务,每个人毫不怯场,积极地参加辩论;他们阅读了重要的文本,融会贯通,敢于在台上表达自己的想法,将复杂的问题剖析给众人看。”

▲学生在讲台上发表演说

批判性思维培养方面更是显而易见了。RTTR教学法为学生设立了一个戏剧情境,学生需要以自己所扮演的角色说服其他人,实现自身具体的政治和社会目标。强烈的“代入感”使他们解决问题的动机比在传统课堂上更加强烈。所以,就算这名学生扮演的只是南北战争时南方的一名奴隶主,他也必须去阅读那个时期的宪法条令、著名人物在“废奴”问题上发表的演说等等,从经济、文化和政治环境方面进行多视角研究,利用已知的研究成果构建自己的观点。RTTP教学法的游戏结局可以与历史事实相违背。只要学生能够说服对手,就有可能改写历史:苏格拉底可能在审判中存活下来;路易十六也有可能避免走上断头台。游戏结束后,教师指导学生分析不同结局的可能性以及事件的因果本质,引导学生理解批判性思维如何与现实行动相联系。

此外,在RTTP教学游戏中,学生模拟角色参与政治、经济等社会活动,利用文化知识、社会科学研究尝试解决问题,这对于培养学生的公民参与能力、拓展全球化的视野等方面也大有裨益。

打赢“课堂保卫战”

RTTP教学法于2004年获得了美国“西奥多•希斯伯格教学创新奖”(Theodore Hesburgh Award for pedagogical innovation),如今风靡欧美300多所高校,40多所高校加入了“回应历史教学法协会”(RTTP Consortium)。无论是高校管理者,还是在校生、毕业生都对此教学法赞誉有加。“RTTP在我的大学生活里是非常独特的感受……我变成了甘地、苏格拉底以及其他历史人物,这超越了学术的距离,而我也已经习惯……他们的思想,他们的历史,他们生平是如此真实地活在我的心中。”巴纳德学院的毕业生阿曼达•霍尔如是说。

那么,RTTP教学法是否仅限于历史这个学科呢?答案是否定的。罗格斯大学的化学系教授约瑟夫•A.波坦察利用该教学方法,对学生进行分组,让他们必须结合时事,联系现实,模拟不同身份进行辩论,从而取得了不错的成效,深受学生们的欢迎。学生们纷纷在博客记录下自己的学习心得,评价波坦察将课程变得有趣,是一个很棒的家伙。

近年来,随着大学生人数激增,高等教育遭遇教学质量之困,大学生在学业方面比较萎靡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如何提高大学教学质量,让大学课堂更富有吸引力是国内外高校亟须解决的核心议题。

大学课堂,靠什么吸引学生?除了教师的个人魅力外,教学方式的创新也是一个重要方面。比如浙江大学教授苏德矿用生活段子解读高深数学,寓教于乐,这是个人魅力的展现;南京大学电子学院实施翻转课堂,寓学于乐,则是教学方式上的创新。大学教育赢在课堂,而教师要打赢这场课堂保卫战,就必须重视创新意识,创新教学方式,恰如英国教育家埃里克•阿什比所言:“大学教育的试金石不是讲授伟大真理,而是用什么高明的方法来讲授伟大真理。”

推荐阅读:

只要套路深,还怕学生不认真?超实用教学技能get√ 丨 干货

声明: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请联系麦可思研究编辑部(微信搜索MyCOS_editor或18602824882)。

如需了解麦可思教学教务相关服务,请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联系我们。

阅读原文

麦可思研究 微信二维码

创业邦杂志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