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害了!这可比挂科后请家长管用多了! | 案例

2016-10-22 麦可思研究 麦可思研究

麦可思研究专注高教管理,订阅麦研图书馆,可查看更多主题文章哦!

大多数高校要等到期末考试成绩发布才能发现那些遇到学习问题的学生,但课程结束,犹时已晚。有什么办法能让问题学生提前“现形”并为他们提供帮助呢?普渡大学的“红绿灯”系统值得推荐。

新闻链接

日前,西安某大学的学生在网上曝出,该校通知凡是挂科的学生都要叫家长来学校。此次网上出现这样的声音,其实就源于该校电子工程学院对上一学年的全院3000多学生的学业成绩进行了梳理,根据学校规定,有14名学生被留级或退学。“当我们联系家长的时候,家长反映,如果能早点知道这个情况,尽早干预可能不会到今天这个程度。”该校一名负责人表示,基于此,学院要求老师做到学生有一门课不及格就要通知学生家长。

据介绍,根据课程不合格的情况,学业预警分为红、橙、黄三个等级,学院将根据学生的学业完成程度,出现挂科并在重考后仍不及格的学生,向家长寄发《学业预警通知书》,达到最高的红色预警时,除了寄发通知书,还会电话沟通,邀请有条件到校的家长来校就学生学业问题面谈。(《华商报》,2016-10-20)

逃课让课程质量大打折扣

“不要被那些‘不逃课等于没上大学’的谬论蛊惑,不要被极个别‘中途辍学而成功’的案例误导,那样的发展轨迹,成功的概率低到什么程度呢?低得被称之为奇迹!”在2013年9月份的新生开学典礼上,南方医科大学校长余艳红作如此致辞,并寄语3000多名新生不要迟到,不要逃课。根据麦可思-中国部分高校2015级新生研究,本科新生遇到学习问题的比例为56%,学校未帮助缓解的比例为44%;高职高专新生遇到学习问题的比例为46%,学校未帮助缓解的比例为33%。

长久以来,“严进宽出”是中国高校目前的现状,学生考进好大学并不容易,但进入大学后只要没出什么大乱子,都能轻松毕业,这让很多学生对自己的学业不重视,甚至得过且过。对于高校教师而言,防止这种情况的发生,给学生提供优质的教学,让他们真正学到知识,是责无旁贷之事。然而,几百人的课堂上,他们很难看出来到底有哪些学生心不在焉,哪些学生在认真听讲。而且学生的学习效果如何,最终也需要通过考试成绩来呈现。因而对他们来说,拥有一双能够随时识别学生当前学习状态的“火眼金睛”,实在是太有必要了。

普渡大学或许已经找到了解决之道。自2007年以来,学校正在尝试通过一种数据算法,来识别哪些学生需要帮助,哪些学生正面临退学的风险。该系统程序官方名称叫“课程讯号”(Course Signals)。假如这套系统得到普及的话,将有可能改变大学的运作方式。

课程讯号系统的使用效果如何?普渡大学2013年9月中旬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与从未使用课程讯号的学生相较,至少注册一门使用课程讯号系统课程的学生学业表现确实更出色,毕业率更高。至少选2门以上课程讯号系统课程的学生毕业的比例要比那些没有使用这套系统的学生高出24.79%。在保有率方面,使用该系统的学生也明显高出很多。

怎样给课程“亮灯”?

到底课程讯号是个什么样的系统程序,如何能够帮助学生学习呢?课程讯号其实是一套数据分析系统,帮助学生们追踪上课的进度与课堂作业。它利用诸如电子学习系统(Blackboard Learn)等课程管理系统,撷取20项资讯点,如“学生是否完成线上阅读”“是否看完线上授课影片”“花了多少时间在课堂互动”等,然后与测验或作业成绩作比较,最后按照学生当前学习状态亮起红灯、黄灯、绿灯三组“讯号”,让学生们了解他们每门课的表现。绿灯表示学生们如果继续保持当前的学习状态,他们就很可能达成目标;黄灯表示该学生在某门课程中存在潜在危险,需要作出改变了;红灯则表示该学生处于“危险”区域,必须立即作出调整或者改变。

一旦学生被分配到某一组,系统就会自动生成并通过Email发送一条带有学生和讲师姓名的信息,这条信息不仅包括系统对该学生课程结果的预测,还会给出一些建议,以便学生能够继续保持状态或作出相应的改进。

▲Course Signals登录界面

通过这套系统,教授们登录后便可以清楚掌握学生的学习进度,如阅读了多少材料,花了多长时间完成作业等,再根据红黄绿灯的亮灯结果,决定采取何种措施,是及时进行干预还是鼓励其继续保持当前状态。教授会通过电子邮件的形式,将反馈信息发到学生的邮箱里,比如会建议那些显示黄灯的同学参加一些夜间辅导课程,提醒那些显示红灯的同学要跟老师见面约谈等。

对于学生而言,这样的反馈是十分必要的。当学生收到来自教授的电子邮件时,他们能感受到教授对他们的关怀及指导。有些学生便会到教授办公室拜访教授,教授会面对面地为学生进行指点,进一步加强教与学的成效。这其实涉及心理学的“霍索恩效应”(Hawthorne Effect),即人们如果得知自己正在被研究或监测,行为表现就会有所增强。引申到学习领域,如果学生能够收到更多关于他们当前状态的反馈,他们自然就会注重自身的学业表现,分数就会更高。

更特别的是,因为受到课程讯号的影响,学生上其他课的一些学习习惯也会发生改变。具体说来,就是他们在课程讯号系统课程上学习到的读书习惯及技巧,也会延伸应用在课程讯号系统以外的课程上。毕竟该程序也只是提出警告和建议,最终的学习目标还要靠学生自己达成。

教授、学生的评价

然而,使用Course Signals系统可不是一锤子买卖。学生对于个人学习情形被研究分析,他们怎么看?

出人意料却又在情理之中的是,学生喜欢这个系统。很多学生表示Course Signals对他们助益很大,特别是跟上课程进度这方面。普渡大学学生认为他们身处于一个开放的世代,所以并不介意他们所有学习过程的信息被人查看。该校教育科技专家马特•皮斯特里称:“很多学生告诉我们,他们想在每门课里都设有Course Signals。他们渴望得到反馈,喜欢别人对他们的行为给予评价,并在更广的视角上给予指导。这就是区别。如果询问一个没用Course Signals的学生,他在课上怎么样,他一般都会回答在上次考试中得了A或是B,很少深入。Course Signals则是去量化学习的过程,让学生们更好地了解他们现在的状态。这可以帮助他们变得更好。”

▲普渡大学课堂

相较之下,教授们反而是需要说服的人。对于他们而言,使用Course Signals意味着增加了工作量。因为使用该系统程序就跟使用线上通讯、线上计分系统等一样,需要他们去主导维持,而且他们也认为能够来到大学就读的学生,理应主动去学习,而不是依靠系统程序的监督。

校方认为该系统对于学校的教学工作大有裨益,不但可以促进学生学习,数据反馈也会帮助授课教师调整自己的教学方式,提高教学质量。借助这套系统,教授们可以注意到学生课后的表现,甚至了解学生对课堂内容的掌握程度。如果一位教授在Course Signals中进行一次调查,而系统反馈有80%的学生都被亮红灯,这就表示学生没有学懂,此时授课教师就有一次机会,返回去看看问题究竟出在哪。他们会与学生进行沟通看学生哪部分没有搞懂,征询学生的意见,并作出改进。

对于普渡大学而言,Course Signals系统的运用仅仅只是个开始,未来他们也期望研发出更多的类似数据分析程序,帮助学生改进学习方法。毕竟用数据的方法来改进教学,这也是数字化时代的要求。

推荐阅读:

“大学里最难教的课程”到底应该怎么教? | 视角

声明: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请联系麦可思研究编辑部(微信搜索MyCOS_editor或18602824882)。

如需了解麦可思教学教务相关服务,请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联系我们。

阅读原文

麦可思研究 微信二维码

创业邦杂志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