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梦里和陌生男度过了美妙一夜,醒来才发现自己真的失身了......

2016-10-20 北京生活美食 北京生活美食

苏诗诗是被一阵异样的震动惊醒的。她睁眼一看,吓得尖叫起来。

 

“你是……唔……”出口的尖叫立即成了嘤嘤的呻吟,覆在她身上的男人加快了动作。

 

男人低头噙住她的唇,唇瓣擦过她的脸颊停在她耳边:“叫出来。”

 

“你是谁……啊!”他突然用力,苏诗诗的尖叫化成碎片,身体也仿佛不是自己的了,完全无法思考。

 

如疾风暴雨,停下来时,两人身上都是汗。苏诗诗躺在硕大的床上,大脑一片空白。

男人瞟了她一眼,淡定起身,走下了床。

 

苏诗诗下意识地看了他一眼。

 

只见一颗颗汗珠顺着他结实的胸肌滑向人鱼线,模特身材再配上一张英俊到不真实的脸,让人忍不住脸红心跳。

 

不对!

 

“你是谁?我老公呢?”苏诗诗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扯过被单裹住自己,脸都白了。

 

她昨晚明明是跟老公何志祥在一起,怎么会变成一个陌生男人的?

 

她低头看到自己胸前都是红红的痕迹,全是这男人留下的,一下子哭了出来。

 

“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我是有老公的人!”

 

男人面色一凛,目光瞟到床上的那抹红痕:“有老公的处女?”

 

“你!”苏诗诗抬头瞪他,“我要告你!”

 

男人眼中闪过一抹兴味,嗤笑道:“应召女也敢报警,可以,我等着。钱在床头,自己拿,你可以走了。”

 

他说着转身进了浴室,不多时里面就传来了哗哗的水声。

 

苏诗诗彻底懵了。

 

什么应召女,什么钱?她是有夫之妇,怎么可能会做这个?

 

她昨晚是跟老公何志祥在吃烛光晚餐的,只是后来她突然有点晕。她老公就扶着她回家了。

 

她中途醒过一次,发现自己在一个小宾馆里,有个很胖的男人在脱她衣服。

 

她逃了,昏迷前抱着一个男人的裤腿求他带她离开。

 

就是这个男人,把她带到了这家酒店里!她甚至想起最开始是自己缠着他……

 

“不……”记忆一点点回归,苏诗诗肯定自己被人下药了,有什么答案呼之欲出。

 

她不相信,她跟老公那么相爱。她现在要怎么办,她怎么可以跟别的男人……

 

她跌跌撞撞地爬下床,看到自己的衣服都被撕碎了,顾不得其他,拿起男人放在沙发上的衣服胡乱地套上。

目光瞥到床头柜上放着的支票,她咬咬牙,拿起来一看。

 

一共五万块,下面有一个潦草的签名。

 

“裴易。”

 

苏诗诗恨恨地瞪了一眼浴室方向,五万块,毁了她的清白,她记住那张脸了,也记住了他的名字!

 

她一定不会放过他!

 

现在,她要回家。她要先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苏诗诗拿着支票径直去了一楼大堂,啪地一下把支票拍到了柜台上,沉着脸说道:“给801房间的客人叫一位少爷,马上。”

 

“801,那不是裴总裁……”

 

苏诗诗打断前台小姐的话:“没看到这上面有他的签名吗?赶紧的,挑个活好的,让他好好伺候裴先生,去迟了他发火我可不管!”

 

她说完就裹着肥大的西装走出了酒店。

 

在衣服口袋里摸了摸,一毛钱都没有,她没办法,只好忍着酸痛的身子走路回去。

 

幸好这里离她家不远!

 

裴易洗好澡出来的时候,发现那个女人已经走了。

 

放在床头柜上的支票也被拿走了。

 

他眼中闪过一抹不屑,不过又是一个变着法子想爬上他的床的女人而已。对于这种普通货色,他都是随手填个字数打发了事。

 

只是目光略过床上那抹殷虹,想起昨晚她那妖精的模样,他的下腹猛地一紧。

 

“该死的,做了一晚上,怎么又有反应了?”

 

就在这时,外面有脚步声传来。

 

一个打扮地风骚无比的男人怯怯地走到他面前:“裴先生,我是来伺候您的。”

 

伺候?

 

裴易脸色顿时沉了下来:“谁让你来的?”

 

“是……是一位小姐替您叫的客房服务。支票上有您的签名,所以我……”

 

“滚!”

 

裴易的脸彻底黑了。那个女人可真敢!

 

七月的早晨已经很热,苏诗诗出来才发现不过六点钟。

 

回到家时,她满头大汗,加上昨晚运动过度,已经快虚脱了。

 

看到熟悉的家门,她鼻头一酸,幸好这高档小区是电子锁,输入密码就可以进去。

 

这个点,她老公和婆婆应该还在睡觉,她放轻了脚步。

 

但让她意外的是,平常不到日上三竿不起床的婆婆富雪珍,今天竟然起来了。此时正在客厅里跟人打电话。

 

“什么叫人找不到了?她不是在嘉怡宾馆伺候王老板吗?王老板虽然胖了点,但是听说很有生意头脑,万一怀上了,到时候生出来的孩子也会赚钱。”

 

伺候,孩子?

 

苏诗诗登时就懵了,呆愣愣地站在原地。

 

富雪珍并没发现儿媳妇回来了,还在对电话那头的人说着。

 

“你肯定弄错了,志祥说他亲眼看着她吃下那些药的,绝对跑不了。我可告诉你,你别因此赖账啊!王老板答应给五千块钱的,我家得拿大头,给我四千!要不然我跟你没完!”

 

为什么会这样?

 

苏诗诗看到婆婆脸上那得意的笑容,感觉整个世界观都坍塌了。

 

她死死地捏着拳头,愤怒跟悲哀交织着,气得她脑子一阵阵发晕。

 

这就跟做梦一样,对她那么好的婆婆,竟然真的卖了她!

 

“为什么?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她突然冲出去,声嘶力竭地吼道。

 

“啊!”富雪珍吓得从沙发上跳了起来,“谁啊这是!诗诗?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我怎么回来了?”苏诗诗冷笑,满脸泪水。

 

难怪她婆婆敢堂而皇之地坐在客厅里打电话,是没想到她会那么早回来的吧?

 

她该感谢那个男人让她那么早醒吗?苏诗诗咬牙切齿,她婆婆的反应毁了她最后一丝希冀!

 

她真的被卖了!

 

“妈,怎么了……老婆,你怎么这么早……”主卧的门打开,何志祥冲了出来,看到苏诗诗也是吓了一跳。

 

“老婆?”苏诗诗无声冷笑,之前的猜想,加上她婆婆和老公的反应,已经说明一切。

 

她被丈夫和婆婆联合卖了。

 

“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们,你们要这样对我!”苏诗诗死死地瞪着何志祥。

 

他们知道她在回来的路上有多么难受吗?婚内出轨,她对不起丈夫,甚至想一死了之。

 

可这一切竟然都是她丈夫和婆婆设计的!

 

“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们也不瞒着你。看你这样子,已经被人上了吧?你这是婚内出轨,按里来说,我们是可以让你净身出户的。不过我跟志祥商量过,你只要生个孩子,我们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苏诗诗看着富雪珍一开一合的嘴巴,眩晕一阵阵袭来,心中的伤口越来越大,痛得她几乎死去。

 

“你们逼着我出轨,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谁逼你了?你昨晚很享受吧?”何志祥阴阳怪气地说道,尤其是看到她穿着别的男人的衣服,一张脸嫉妒得都快扭曲了。

 

“享受?”苏诗诗眼泪无声落下,想起那个霸道的男人,想起早上那个男人对她的羞辱,她浑身颤抖。

 

“我为这个家付出一切,得到的就是这样一个下场。”苏诗诗无声自嘲,很多事情都明白了过来。

 

“你不碰我是因为性无能是吧?你不能生,所以让我跟别的男人生,顺便再帮你们赚点钱?”

 

她每说一句,心就凉一分。炎炎夏日,她却冷得直哆嗦!

 

他的体贴、温柔都是假的。

 

他们只是想骗婚!

 

“苏诗诗,我都不介意你被别的男人上了,你还闹什么?”何志祥上前一把抓住苏诗诗的胳膊,面上是从未有过的阴狠。

 

温柔的假面破裂,他们终于露出了丑恶面目。

 

“闹?”苏诗诗又哭又笑,一把甩开他的手。

 

她就闹给他们看!

 

她强撑着无力的身子,冲进卧室拿起包,快速装好身份证件和银行卡。

 

她要去告这对丧尽天良的母子!

 

“你要做什么?”富雪珍一看不对劲,推了一把儿子,“你个傻子还愣着做什么?绝对不能让她出去!把她关起来,以后就让人到家里来做,直到她怀上孩子为止!”

“何志祥你这个畜生!你放开我!”苏诗诗气红了眼,又踢又打。

 

可是她被那个男人折腾了一晚上,又被这么一气,一点力气都没有,哪里跑得了。

 

她被绑住了手脚锁在书房里,任她哭打喊闹都没用。

 

“王八蛋!”苏诗诗缩在角落里,气得眼前一阵阵发黑。

 

她从来没想到,人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

 

“我绝不能认命!”她一遍遍告诉自己,她坐以待毙,绝对会被一个又一个男人强了然后怀上孩子。

 

她还有奶奶要赡养,不能出事!

 

“嗡!”就在她使劲挣扎的时候,身上穿着的衣服忽然震动起来。

 

她吓出了一身冷汗,仔细确认才发现,她穿来的那套衣服内袋里竟然有只手机!

 

她赶紧用嘴巴把衣服弄开,把手绕过来夹出手机。

 

这款手机只比银行卡稍微厚了一点,难怪她之前没察觉。只是她刚要接通电话,那头挂断了。

 

苏诗诗的心仿佛跟跳崖一样,可就在她沮丧之时,电话又打来了。

 

她吃力地点了接通键。

 

“喂,我……”

 

“我在你楼下,把手机拿下来,不然后果自负。”电话那头传来一道冷漠的声音。

 

“救我!”

 

可苏诗诗只来得及喊这一声,何志祥就冲了进来。

 

“苏诗诗你个贱人!”何志祥竖眉怒斥,夺过手机甩手就给了她一巴掌,“是在给你的奸夫通风报信吗?我告诉你,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

 

他刚刚才知道,昨晚苏诗诗跟另外一个男人走了!原来她在外面早就有人!

 

“何志祥,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苏诗诗眼睁睁看着他把手机踩碎,最后一丝希望也没了。

 

“志祥,我看我们是对她太好了。我已经叫了王老板过来,他不介意她是不是雏。”富雪珍推门进来,冷着脸踢了踢倒在地上的苏诗诗,恨不得唾一口唾沫,“反正做的人多一点,到时候孩子是谁的都不清楚,省得有人找麻烦。”

 

“你们——不得好死!”苏诗诗看着这两人可恶的嘴脸,强忍着眼泪,心中只剩下绝望。

 

前一天这两人还对她百般好,转眼就成了两个恶魔!

 

她跟何志祥是通过一位学姐介绍认识的。

 

何志祥长相学历都不错,父亲虽然早逝,但靠着彩票发家给他留下了不少家业。他和富雪珍两人对苏诗诗又很好,她从来没恋爱过,一下子就陷了进去,一毕业两人就结了婚。

 

哪里知道,这一切都是骗局!何志祥娶她,压根就是不能人道想找个人绑在一起而已!

 

苏诗诗越想越难过,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忽然挣脱了腿上的绳子,一跃跑到床上,跨上了窗台。

 

“你要干嘛?”

 

“都出去!不然我跳下去!我出了事你们也脱不了干系,滚出去!”苏诗诗大吼道。

 

富雪珍食指指着苏诗诗的鼻子,巴不得她跳下去地说:“你以为警察会相信?我们就说你得了精神病!”

 

她说着跟何志祥一人一边朝着窗台靠近:“要跳赶紧,我还真不信你有这个胆!”

 

“别过来!”苏诗诗一只脚跨到窗户外,恶狠狠地瞪着这对狼心狗肺的母子。

 

她不能服软,要不然就真的没有出路了!

 

何志祥嘘抓了一把,没抓到苏诗诗,皱眉说道:“你别给脸不要脸。你放心,我以后还是会对你好的……”

 

“滚!”苏诗诗恶心地想吐,作势就要把整条腿都伸出去。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响起“嘭”地一声,紧接着传来一阵脚步声,两个身形高大的男人如天神降世,出现在房门口。

 

“你们是谁?”何志祥和富雪珍脸色一变,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苏诗诗只见两个男人往两旁一跨,门口出现了一个英俊的男人。

 

一身黑色手工西装,身高足有一米八五,身形挺拔,英俊非凡。

 

他沉着脸,目光只是淡淡一扫,就让人不寒而栗。

 

苏诗诗看着他走进房间,一步步朝自己走来。撑着的那一口气,猛地一松,身子软软地就要倒下来。

 

他真的来救她了!

 

裴易。

 

只要让她先离开这里就好!她不能等着一个个男人来凌辱自己!

 

就是死,她也不会让何家母子得逞!

 

“你们是谁?怎么可以擅闯民居?出去!”何志祥被男人的气势吓得一时没了主意,站在一旁想上前又不敢,只能大声喊着。

 

裴易上前一把抱住了快要虚脱的苏诗诗,眸光一转,冷冷地瞟向何志祥。

 

“放开我老婆!”何志祥红着眼,在暗忖这个男人的身份。

 

裴易嘴角勾了勾:“你老婆?”

 

他打量了一下何志祥,意有所指地说:“你给的了她幸福吗?”

一小时前这个女人还生龙活虎,回来这么一会竟被折磨成这个样子!裴易想起刚才苏诗诗在电话里的喊叫,怒气腾升。

 

不然,他不会上来!

 

“你!”何志祥气得脸色发白,直觉这个男人不好惹,可是又不甘心就让她这样带走苏诗诗。

 

“她是我家儿媳妇,你没权利带她走。”还是富雪珍反应快,说道。

 

“马上就不是了。”裴易冷声说道。

 

“这是我们的家务事,你管的了吗?”何家母子一听,登时气得不得了。

 

苏诗诗眼前一阵阵发黑,已经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只喃喃说道:“带我离开这里,求你……”

 

她一定要离开这里!

 

随即,她彻底陷入了昏迷。

 

裴易眼神一冷,目光瞥到摔碎在地上的手机,神情彻底沉了下来。

 

“砸。”他淡淡地说完,抱着苏诗诗大步往外走去。

 

苏诗诗醒来时浑身酸痛。她动了动手脚,心中一沉。

 

她手上依旧绑着麻绳!

 

那个男人没有带她走吗?

 

不行,她必须赶紧离开何家,要不然……她不敢想象后果。

 

她腾地坐了起来,可双手无法支撑一下子失去了重心,直直地朝着床边砸落下去。

 

“咚!”一声闷响,她砸在了地上,痛得她龇牙咧嘴,只觉得身子骨都要散架了。

 

“这里是……”苏诗诗几乎是跳起来的,她怎么又回到之前跟那个男人滚床单的酒店房间了?

 

“看来你没事了。”旁边忽然传来一道凉凉的声音。

 

苏诗诗转头一看,吓了一跳。

 

裴易坐在皮质沙发上,手上把玩着一只很薄的手机,正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苏诗诗可不会忘记昨晚这个男人对自己做过什么!

 

她低头看看自己依旧绑着绳子的双手,冷下脸问:“你什么意思?”

 

她感激他救她出来,但不代表她还想跟他有什么!

 

裴易不冷不热地看着她:“带你离开已经仁至义尽,苏小姐以为我还需要怎么做?”

 

苏诗诗面色一僵,开来是她自己想歪了。

 

“谢谢。”她向来恩怨分明,他帮了她,她理应说谢谢。

 

这时,外面传来敲门声。

 

随即就见裴易拿起边几上的遥控器按了一下,套房门就自动开了。

 

两位酒店服务员推着一辆食物车进来:“总裁,这是苏小姐的食物。”

 

总裁?

 

苏诗诗吃了一惊,她没想到裴易竟然是这家酒店的总裁。

 

她看着那一堆吃的,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此时浑身无力,真的饿了。

 

裴易一直面无表情地看着苏诗诗,冷淡地说道:“苏小姐生龙活虎,应该不需要食物,拿下去吧。”

 

苏诗诗眼睛一瞪。这男人肯定在为她早上帮他叫少爷的事情打击报复。

 

“咕噜噜……”苏诗诗揉着肚子,面色发窘。

 

她一咬牙,歪歪扭扭地走到餐车前,把手伸到了那两个服务员面前,“你们能帮我解一下绳子吗?”

 

两位服务员不知该怎么办,齐齐去看裴易,见总裁没有反对,大着胆子帮苏诗诗解开了绳子。

 

“谢谢。这里的食物我买下了,你们先回去吧。”苏诗诗双手一得到自由,就端起一盆意大利面吃了起来。

 

她必须填饱肚子,才有力气想接下来的事情。

 

只是吃着吃着,她的眼眶就红了起来,委屈不住地往外冒。过去这半年,都是一场虚伪的欺骗,她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傻子。

 

裴易依旧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只是在见到苏诗诗一边流眼泪一边拼命往嘴巴里塞东西的样子时,皱了下眉。

 

苏诗诗吃得很快,等体力恢复了一些,开始思考之后要怎么办。

 

“既然吃完了,就来把账算一算吧。”裴易随意地靠在沙发上,眸光清冷。

 

苏诗诗看着他手中的手机,警惕地说:“手机你已经拿到了,我很感谢你救我出来,有机会我会报答你的。除此之外,我并不欠你什么吧?”

 

“是吗?”裴易勾了勾唇,手掌翻了一下,将那只手机屏幕面对着苏诗诗,“可是,你把它弄坏了。这里面有我最宝贵的资料,你把她毁了,就让你自己来补偿吧。”

 

他边说边站起来,就像是一只优雅的豹子,一步步朝着猎物走来。

 

苏诗诗往后退去:“这手机不是我摔碎的,你别赖上我!”

 

“赖上你?”裴易唇角一勾,轻而易举地抓住了她的胳膊,把她往床上一甩,“苏小姐说反了吧?”

 

“不是你拿走它,它会摔碎吗?这是不是又是你故意赖上我的手段?”裴易打量着她身上穿着的西装,眸色越来越沉。

 

他不可否认,这个女人的身体很吸引他。尤其是她穿着他的西装的样子,让他很想把她按在床上。

 

既然手机里的东西毁了,他拿她来填补,也不是难以忍受!

 

“你走开!”苏诗诗拼命挣扎,可男人的力气比她大很多,她压根撼动不了他。

 

突然,她的腿一不小心体踢中了他身体的某个部位。

 

裴易闷哼一声:“女人,你找死!”

 

“我告诉你,昨天的事情是一场意外,不是我的本意。以后,我们再也没有关系了!”苏诗诗不知哪里来的力气,趁着他愣神,一把推开了他,拔腿就跑。

 

裴易站起来,看着苏诗诗离开的方向,眼中闪过一抹兴味。

 

“第二次了,苏诗诗,我看你能跑几次!”

 

一个小时后,裴易的秘书走进总统套房,把一份文件递给裴易。

 

“总裁,这是苏小姐的背景资料。”

 

…. …..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阅读原文

北京生活美食 微信二维码

创业邦杂志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