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个“副国级”干部当当是种什么体验?

2016-10-25 深圳嘉众 深圳嘉众

只提供权威、靠谱的资讯!

怎样看【嘉众增刊】关注并进入:深圳嘉众 在最下面输入:1

以此类推,后期将输入:2 或 3、4 等等数字

温馨提示:最近很多内容无法转发朋友圈,请加公众号点击:查看历史消息

为了凑钱继续玩下去,穷怕了的汉灵帝干脆把“官爵专卖店”设在了自己家院子里,明码标价,可全款、可分期。

曹操他爸曹嵩就花一亿钱买了个“副国级”,成了皇帝眼前的大红人。因此,曹操一参加工作就是“副县级”,在很大程度上就是“拼爹”的成果。

这么一路“玩”下去,汉灵帝最终断送了延续400多年的大汉江山、玩死了自己。

文丨智客专栏作者陈忠海 

本文摘编自微信公众号“智客”(ID:wodezhike),转载已获授权

诸葛亮在《出师表》中写道,他经常跟先主刘备闲聊,提起汉末时局常常说到两个人——汉桓帝刘志和汉灵帝刘宏。每逢其时,君臣二人都扼腕叹息、怒其不争:作为一国之君,无才无能也就罢了,还亲近宦官、荒淫无道,把政治搞得一片黑暗。

而汉朝末代皇帝汉灵帝更是荒唐。在治国理政方面一塌糊涂,搜刮钱财的套路却相当超前:为了凑足金钱以供玩乐,他在自己家院子里公然摆摊卖官,明码标价、童叟无欺,现金交易最好、按揭贷款也可。

曹操他爸就花巨款跟皇帝买了个响当当的“副国级”大官!

1

出身贫寒:这个皇帝穷怕了

印象中,卖官的人一般说来不是大奸就是大贪,再生猛也都是臣子,而汉灵帝贵为一代帝王,天下财富都是自己囊中之物,为什么也要卖官捞钱呢?

刘宏继承的是刘志的皇位,但二人却不是父子关系。汉桓帝刘志驾崩于永康元年(167)12月28日,死时35岁,既无子嗣也没留下任何遗言,因此,暂由皇太后窦妙主持大局,她的哥哥大将军窦武辅政。

朝廷的当务之急是尽快确定新天子人选,筛选范围扩大到整个刘氏宗族,这项艰巨工作落在了宗室刘鲦身上。刘鲦是河间国(今河北深州)人,他想起了老家河间国的一位皇族,即河间王刘开的曾孙、年仅12岁的解渎亭侯刘宏(当时主要的爵位有王、侯两级,侯爵又分县侯、乡侯和亭侯三等)。

东汉版图

虽说只是个亭侯,但若是封地富庶也能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可是,出身刘氏宗族旁支的刘宏被封在了一个“欠发达”地区,据《后汉书》记载,他“本侯家,宿贫”,可以想见,当皇帝之前,他的日子过得比较贫苦。

像他这样的皇族后裔那时一抓一大把,无论从年龄、支系亲疏、爵位高低还是知名度来考量,刘宏都不占任何优势。但在窦太后和窦大将军眼里,这无疑又是最大的优势,因为这样出身寒微的人更容易控制。

那一年元旦前后,窦太后立即命刘鲦为特使,率领1000多人组成的仪仗队前往河间国迎请刘宏。正月二十日,刘宏抵达洛阳郊外的夏门亭,大将军窦武亲自出城迎接,用青盖车把一脸茫然、充满着恐惧的刘宏接进宫里,次日,刘宏登基,成为东汉第12位皇帝。

2

城会玩儿:天子的钱却不够花

后人眼中的汉灵帝刘宏

刘宏很快发现,当皇帝原来这么好玩!在皇宫里,他想干什么就可以干什么,不但没人阻拦,而且,对他的各种要求一律满足。

不久后,宦官们通过政变铲除了窦氏一族,再一次独揽政权,但只要刘宏不过问朝政,宦官们也乐得哄着他玩,想方设法让皇帝满意。

他大建宫室,让人采来绿色的苔藓覆盖在台阶上,引来渠水绕着各个门槛到处环流。渠水中种植南国进献的荷花,花大如盖,有一丈多高,荷叶夜舒昼卷,一茎有四莲丛生,取名“夜舒荷”。每逢盛夏,汉灵帝就到这里避暑,挑选14到18岁之间的美女为他执篙摇橹,陪他彻夜宴饮。

《三国演义》中的十常侍

他嫌后宫不热闹,让人在里面修建了一条街市,让宫女嫔妃扮成商人叫卖,另一部分扮成客人、卖唱的、耍猴的,自己则穿上商人的衣服在这个人造集市上逛来逛去,有时饮酒作乐,有时与“店主”“顾客”吵嘴、厮斗,玩得不亦乐乎。

作为一名文艺青年,刘宏喜欢音乐、书法,辞赋也写得不错。有一天,他突发奇想,要办一所专门培养文艺人才的学校。于是,世界上第一所官办的艺术大学“鸿都门学”成立了。

刘宏的“玩瘾”越来越大、房子越盖越豪华。玩得高兴时,这个一国之君亲口对人说:“张让,那是我老爸;赵忠,那是我老妈!”这两人均是当时的宦官头目。

但是,这么玩下去,钱就不够花了。东汉中期以后土地兼并严重,社会财富逐渐向豪族聚拢,失地和流亡的人口增加,形成了田野空、朝廷空、仓库空的“三空之厄”,朝廷税收被严重侵蚀,财政日趋窘迫;加之,皇室支出本就种类繁多、数目庞大,日常项目包括饮食、被服、车马、器物、医药、娱乐、赏赐以及宫室陵墓建设等。

在此种情况下,皇帝的众多“无厘头”烧钱项目显然是难以为继了。

3

按揭也行:这官卖的很“穿越”

钱不够花怎么办?这难不倒“城会玩儿”的汉灵帝,也难不倒他身边的那些精明的宦官。

一开始,他们想到了加税。汉灵帝下诏,全国每亩田地在正税之外另加10钱的“修宫钱”,用于皇室开支。可是,这项制度遭到了基层群众的激烈反对,收了一阵,就没敢再坚持下去。

祖上怎么解决财政问题的呢?汉武帝曾通过盐铁专营、打压豪强士族增加朝廷收入。可是,东汉中期以后,朝廷优势已不复存在,没有能力效法前人,只能通过借租税、减官俸等形式温和地向这些大财主们借钱。

“借”哪有“换”来钱快!这时,汉灵帝打起了官位和爵位的主意,干脆把“官爵专卖店”设在了自己家院子里(皇家园林西园),明码标价、童叟无欺:

  • 一个品秩二千石(相当于“九卿”,即现在的部长级)的官员2000万钱,品秩四百石(县丞级别)的官员400万钱;同时规定“以德次应选者半之,或三分之一”,换言之,群众口碑比较好的人来买官,可以享受5折甚至更低的优惠。

  • 若囊中吃紧、一时拿不出这么多钱也没关系,先拿一部分,余款分期付清即可;如果连“首付”都拿不出来,也没关系,可以先上任再交钱,但价钱翻一番,相当于“零按揭贷款”。

  • 对竞争比较激烈的官位,汉灵帝连“拍卖”都想到了,让宦官们在西园公开叫价,出价高者得之。

  • 上面这些“天才创意”都出自于汉灵帝,想想,他的经济意识真是超前!

    4

    花1亿钱买个“副国级”:钱多人傻?

    汉灵帝的生意一开张就相当红火,来西园打听行情的、讨价还价的人络绎不绝。那些急着升官的人赶紧去凑钱,买到官位的人则马不停蹄地去上任,好赶紧把花出去的钱捞回来——按照刘宏的脾气,买到官的人也不能高兴得太早,谁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接到免职的通知,腾出位子好让皇帝再卖个好价钱。

    当时有位名士叫崔烈,《后汉书》说他“有重名于北州”。好名声可以充当硬通货,汉灵帝给他一个“特价”,花500万钱把“司徒”的位置卖给他了。汉末实行“三公九卿制”,不设丞相,“三公”指司徒、司空和太尉,都属“副国级”,司徒相当于分管民政、财政工作的副丞相。

    汉灵帝还亲自参加了崔烈的就职仪式。他在这场仪式上突然有些后悔,对跟前的人说:“悔不少靳,可至千万”。就是说后悔当时开价低了,本来可以赚1000万钱。这崔烈虽然升了官,但“论者嫌其铜臭”,为后世所诟病,“铜臭”一词便由此而来。

    电视剧中的曹嵩与少年曹操形象

    曹操的父亲曹嵩时任大司农,相当于现在的财政部部长兼农业部部长。有一天,他一时心血来潮,也赶了趟时髦,花1亿钱买了个太尉,这个职务约等于兼任国防部部长的副丞相,也是“副国级”。

    东汉末期的1亿钱是个什么概念呢?如果用粮价换算,汉恒帝时的1钱与现在3元人民币的购买力水平大致相当,也就是说,曹嵩买个“副国级”放到现在相当于花了3亿人民币!太尉与司徒均在“三公”之列,是平级,崔烈花500万钱、约相当于1500万人民币就买到了,曹嵩却花了他的20倍!曹嵩是“人傻、钱多”吗?其实未必。

    实际上,当时这种高级职位由于要价太高而长期有价无市。汉灵帝为此很是发愁,就差挥泪大甩卖了。曹嵩慷慨解囊、解了皇帝的燃眉之急,无疑带了个好头,汉灵帝自然很是领情,对曹嵩也有了更好的印象。这个好处是无法用金钱估量的。

    举个例子,其子曹操一参加工作就是“副县级”,之后步步高升,不到30岁就当了相当于郡太守的济南国相。曹操上过太学、有文凭、能力强是一方面,更重要的在于他老爸曹嵩可是皇帝跟前的“副国级”红人。

    曹嵩钱多,人可一点都不傻。

    5

    因赃买位:2000年来最坏的榜样

    那么,曹嵩买官的钱是从哪里来的呢?当然不是来自他的官俸。汉代官员的品级以“XXX石”区分,如曹嵩担任的大司农,一年可以领到大约2000石的谷物作为官俸,按每石谷物50钱的市价计算,约值10万钱,要攒够1亿钱得不吃不喝将近1000年!

    史书明确地记载着,他是“因赃买位”。在风雨飘摇的汉末,分管军事的太尉虽然是很重要的职务,但在曹嵩眼里只不过是笔生意,所以根本没打算认真地去履职,他只关心自己的生意是否划算。

    曹嵩在太尉任上捞了多少钱?具体数字已无法得知,只知道他离任后不久就遇上了董卓之乱,他提前携带金银财宝和家眷仆人跑到东边的徐州避难,史书上说随行“辎重百余辆”。其他花钱买官的人也无不把捞钱作为头等大事,“其富者则先入钱,贫者到官而后倍输”,一当官就加倍地往回捞钱。

    汉灵帝卖官总共收入了多少钱?也无法确切得知,总之,后世的和坤之流在他面前只能算“小菜一碟”。汉灵帝下令在西园修建了黄金堂和玉堂殿,专门用来贮藏堆积如山的金钱缯帛,没事时就跑到这些地方数钱玩。

    皇帝算是心满意足了,哪还管卖官鬻爵贻害深远。《后汉书》中记载当时“缙绅道塞,贤能蔽壅”,选官制度被破坏,真正的人才失去晋身之阶,严重地践踏了社会的公平和正义,使统治者失去了民心。

    黄巾起义

    汉灵帝光和七年(公元184年)爆发了黄巾大起义,张角等人振臂一呼各地便纷纷响应,起义军眼看就要打到首都洛阳。当时国库空虚,朝廷无力应战。在朝廷重臣的提议下,汉灵帝为了保住荣华富贵,只能忍痛割爱向自己的“小金库”开刀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这些通过卖官积攒下来的钱,最后大部分都用在镇压因为卖官所引发的农民起义上。

    卖官不是汉灵帝的“专利发明”,但是,纵观中国几千年历史,他卖官的热情和疯狂程度,可以称得上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这么一路“玩”下去,最终玩死了自己、断送了延续了400多年的大汉江山。

    “阅读原文”更多不一样的内容!

    阅读原文

    关于 深圳嘉众

    深圳嘉众 微信二维码

    创业邦杂志 微信二维码